加入我们,共同成就梦想!
回复 大图模式浏览此帖 中图模式浏览此帖

楼主:美日流精子 2012-2-18 21:21 发表:我当男公关的那些日子
【7323阅/5评】

美日流精子

积分:17

头衔:睡桥洞

发帖数:1

回帖数:5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只是告诉大家,钱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好赚的。

你们觉得男公关又爽又挣钱对吗?你错了。

  大学毕业后,找了份工作,待遇一般,本来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和女朋友一起努力赚钱,然后养家。我女友叫媚,很漂亮,人也很好。我本以为事情会就这样继续下去。知道有一天我发现加班通宵的媚被一辆宝马送回来以后就经常加班了。
  有天,我跟踪着媚,想看看她到底去哪里加班,最后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媚搀着一个秃子从宝马里下来。我头一下子大了。悄悄跟着进去,竖起耳朵听清了他们的房间号,坐下一班电梯跟了上去。

  到了房间门口。不一会房间里传来动静。是媚的浪叫声:好棒,吊太大了,草死我了……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叫过。而且很明显的是,我比一个要死的老头要强壮的多,我明白媚是为了什么。这也许也是卖的一种吧。我抬起胳膊,敲了敲门
  房间里一下子静了下来。不一会,我听见老头骂骂咧咧来开门。老头把门打开看了我一眼:搞信么?有木有搞错啊?我笑了一下直接闯了进去。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媚。媚也愣住了,场面一下子变得很尴尬。
  最终我还是说话了:草,真没意思。我转头看看床上的媚,她已经说不出话了。我冷冷的对老头说:这逼多少钱?您草的还满意吗?……老头怒了:你再闹我叫保安了。我一把揪住老东西的浴巾,瞪着他说:我草你妈 的,你叫保安,老子就报警!
  老东西一看没吓住我,赶忙变了态度:你要钱是不是?要多少?我冷笑一声:你看床上这个婊子值多少钱?老东西迟疑了一下,从兜里掏出钱夹,数出500块钱塞到我手里。我笑了笑,走到床前,看着脸色难看的媚,把钞票摔到她脸上:你他妈也就值五百块钱了,还真便宜,照这么看,我也买的起了。

  我转过身,对着老东西说:你他妈给我戴好套子,要是她怀孕了,你还能清楚那是不是你的崽子。说完我摔门走了出去。在路上,眼泪流了出来,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电视上的情节居然发生在我身上了。正想着,手机震动了一下,我心里一动,心想:如果是媚,给我道歉并改过自新,我就原谅她。唉,男人啊!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不是她,我苦笑了一下,打开短信:xxx酒店招聘男女公关,待遇优厚,要求身体健康、五官端正,十八到三十五岁。电话135-----
  我承认,虽然当时头脑发混,但是我有点想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了,究竟能挣多少钱。我照着信息上的电话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的。我说,我想应聘男公关。她说,你多大?我说24。多高?178。然后她说,那你来面试一下吧。有时间先来看下吧。我告诉你地址。
  第二天,我到了所谓的面试地点,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我嗤笑一声:什么管理正规,也就是些男盗女娼之事。我来到她告诉我的楼层,敲敲门进去,里面是个很大的会场,坐了不少人了,我心想:这鸭子还真是有前途的职业啊。我写上名字,等着叫。
  坐着的空挡,我看了下周围的人,有和我差不多大的,也有年龄大点的。没人说话,都坐在那里,很安静的等着叫名字。不一会,叫到了我的名字,我站起身,走进另外一个小房间。有经验吗?一个四十左右的女人头也不抬的问。没有。那有性经验吗?我一惊,还真是够坦白的。我说有。把衣服脱一下。我把上衣脱了下来,反正我是豁出去了。文凭?本科。哦?那女的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笑了:不错嘛。很少有本科的男公关。之后又问了我一些身高、体重方面的问题,然后跳了几下。最后女人说:去体检,如果体检合格你就被录用了,边说边撕了一张单子给我。
  体检啥就不说了,通过了,我被录取

  • 站外分享

1楼:美日流精子2012-2-18 21:22:52 发表

美日流精子

积分:17

头衔:睡桥洞

发帖数:1

回帖数:5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我本来是以为直接就上阵。没想到居然有培训!给我面试那女人在上面讲,什么都不重要,有钱就行。反正就是给我们灌输一些思想让我们打消那种罪恶感和自卑感。我居然也认可了她。因为我想起了媚,想起了她在一个半死人身下扭动呻吟的画面。是啊,如果我有钱,我就可以什么都做到了,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了。
  后面我得知我们服务的对象。各种有钱的女人,这其中竟也有不少年轻漂亮的。有的是女企业家,有的榜大款,男人没能力的。和鸡一样,我们开始也有人带着。而且我们都分到了一个假名,我叫耀。我们的培训内容居然包括和鸡一起看爱情动作片,然后进行练习。有不少人肯定在想,真是太爽了,但是你们不知道连续不断的做有多累,每次回到住处,都是累的饭都不想吃了
  我接的第一个客人是广州的女企业家。家业很大,大概四十多岁。那天我们的头(叫阿莱士),喊我,说,来客人了,你先来。然后带我到娱乐中心,打开一间包房带我走了进去,我打量了一下周围,坐了一圈人,中间就是我要服务的对象。见我进来,对阿莱士说,这谁啊?阿莱士满脸堆笑坐过去,靠着女人说:林姐,这是我们新开的帅哥,叫小耀,很帅吧。周围的人都跟着起哄:林姐今天要吃新鲜的了。哈哈哈……包房里一阵哄笑。

2楼:美日流精子2012-2-18 21:24:34 发表

美日流精子

积分:17

头衔:睡桥洞

发帖数:1

回帖数:5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 我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保养的挺好,画着淡妆,但是我还是能看出她比我大了至少二十岁。小耀是吧?过来坐。林姐推开阿莱士向我招手。我站在原地没有动。林姐笑了一下,拿起一个酒瓶摔在地上,过来!我走过去,坐到她身边,低着头。林姐拿手指勾勾我的下吧:抬起头来让我看看。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还不如鸡,真是下贱到了婊子都可以鄙视我。我抬起头,林姐一口烟喷在我脸上。悠悠说到:不错嘛,多大了。23。我小声回答。好了,就你了!林姐一拍我的脖子: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来,跟姐喝杯酒。我拿起酒杯,一口喝光。林姐笑了,不错不错。
  ? 那天我倒是没喝多少就,看着房间里的人醉生梦死的样子,我忽然想逃出去。林姐在我的身上摸来摸去,弄的我很难受也很别扭。终于熬到结束,已经是半夜了。林姐叫来阿莱士,对他说:这小耀不错,这两天我包下了。阿莱士还是满脸恶心的奸笑。好好,林姐好好玩就是了,没关系。阿莱士走后,我随着林姐回了房间。我依然是站着不知所措。林姐看看我,对我说,没关系,今天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因为你累了,我怕我不爽,要做什么也是明天,洗洗睡觉。我提心吊胆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洗漱,脱衣上床。快去洗澡啊。林姐指着我说。嗯,我跑进洗浴间,急急忙忙冲了一下,穿上衣服出来。把衣服脱了,林姐再一次命令我。我一件一件脱掉身上的衣服,感觉在剥自己的皮一样。好,不错,过来。林姐见我只剩下短裤了,在床上招呼我过去。我走到床边,林姐坐起来,一把把我按在床上。我满脸都是汗,紧张到了极点。哈哈哈,没关系弟弟,我说了,今天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来,别怕,姐姐抱着你睡。说完就把我揽在了怀里。我居然可耻的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看着睡去的林姐,我睁大眼睛不知道怎么办,我甚至都不敢动一下。

  ?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我身上好好的盖着被子。旁边有一份早餐,我甚至产生了错觉,正当我准备起来的时候,林姐从外面打开门进来看到我。:醒了?快穿衣服起来。姐带你出去玩。说完,她脱下自己的职业装,在我面前最后一丝不挂的站着,我脸在发烧。我打死也不敢相信一个陌生女人会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林姐看了我一眼,走进洗浴间。半小时后,林姐换上休闲装,丢给我一套衣服,说:换上,别一会出去给我丢人。衣服是我不认识的牌子,可是我却看到了标价,一套衣服加起来将近一万块钱。我呆了一会,迅速穿衣服起床洗漱。林姐带着我去了一些我从来不知道的地方,夜总会、马场,甚至还有赌场,看着她几十万一眨眼没了,我手心里全是汗。终于又到了晚上,吃完饭回到房间,林姐丢给我一块东西让我吃了,虽然没见过,但我能猜出那是什么。
  ? 我对她说,我不用这个。林姐冷笑一声,你没资格跟我讲条件,吃了!我没办法,耍了一个小花招,把药片压在舌头下面,趁她转身又吐了出来。然后她再一次进了洗浴间,还带了一套衣服进去,我呆呆的坐在床上,手心里全是汗水。不一会,林姐出来了,穿着她带进去的情趣内衣。不可否认,林姐的身材很好,我可耻的硬了,她一边摆着各种姿势一边问我:弟弟,我好看吗?我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点头:好看。林姐一笑,那就过来啊。我控制不住自己扑了上去。

        然而,没过五分钟,我就不行了。我停了下来。林姐一顿:你他妈没吃!?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猛的站起来,狠狠一脚踢开我身上。然后重新拿出一块,强行塞进我嘴里。不一会,我浑身冒汗,全身发涨,像一头发情的公牛再次扑了上去。这一次,林姐满意了,她哭的满脸是泪水。完事之后趴在我怀里静静的睡着了。我一动不动,看着林姐的脸,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终于还是露出了她女人的一面,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沉沉睡去。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她睁开眼长出了一口气。反过身,从我怀里挪开,拿起一支烟点上。悠悠对我说,谢谢你。他们很多人都能看到我的成功,看到我有很多钱,却看不到我的辛酸。说完拍拍我的头:那个包里有钱,你自己去拿吧。我还是一动不动,她突然提高声音对我喊:拿上钱,滚!
  ? 我赶忙穿上衣服,拿了一千块钱落荒而逃。后面传来一阵叫骂声。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接客。我会去蒙上头狠狠哭了一顿。这时候肯定有人问了:不错吧,弄了一套名牌衣服,还有一千块钱。但不是每次都能遇到的。有的小气的也就几百块钱。接下来的这个就是这样。
  ? 过了两天,阿莱士喊我,说又有客人了,让我去接待。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也就不那么紧张了,收拾收拾就出了门。在楼顶的餐厅,我见到了我要服务的对象,阿莱士让我喊她王姐。王姐三十多岁,是台湾来大陆旅游的,丈夫是富商,夫妻感情很不好。她老公在外面有很多情妇,她索性也就四处寻乐。我到她面前站着,说,你好王姐,我是小耀。她头都没抬的嗯了一声。我在她身边坐下,她就那样自顾自吃着,也不说话。我打量了一下这个王姐,画着很浓的装,已经看不出脸上本来的颜色,略有些胖,身上很浓的香水味。我耐心的看她吃完,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因为才下午六点,我以为她肯定要我带她出去转转,谁知道她来了一句,回房间。

3楼:美日流精子2012-2-18 21:25:19 发表

美日流精子

积分:17

头衔:睡桥洞

发帖数:1

回帖数:5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 回到房间,王姐把门反锁上,对我说:价钱我都和阿莱士讲好了。小费呢,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做,不会亏待你的。我强压下自己的恶心,摆出一副笑脸:嗨,王姐说哪里话,能跟王姐认识是我的福气啊!果然那女人高兴了,对我说,不错,我先去洗个澡。出来我们开始。我坐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不一会,洗完的王姐走了出来。本来看起来只是有一点胖,可是看她光着才发现,她身上全是赘肉,我顿时觉得更恶心了,但我还是笑着过去。我自己吃了一片药,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不吃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在她身上摸、咬,每次都想吐,随后我们到床上。我只是例行公事,反而她倒是很投入。不停叫床,说着淫荡的话。终于我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累的我都不想动一下。王姐则躺在床上,一脸的满足。我起身去洗完澡出来,穿上衣服。看着这个赤裸的女人,恶心级了,但我还是要满脸堆笑走过去问他:王姐,怎么样?她还是那个姿势,躺在那里哼哼。在这个时候,我只想着赶紧拿钱离开。终于,她坐起来,拿过衣服拿出钱包,抽出二百块钱给我。说:你叫小耀是吧?以后来我还找你。我满脸笑容:那太好了,王姐一定要来啊。心里却想,别你妈来了!我对她笑笑转身走了出去。
   回去之后,阿莱士一脸坏笑问我:怎么样?不错吧?
  我当时火就上来了,我说:你给我安排的什么啊,就不能弄品质好一点的?这女的他妈真抠,就给二百,够他妈药钱吗?阿莱士说:你也别抱怨,这是一开始,让你接触不同类型得,等以后你好应付,也就不觉得辛苦了。我没在理他,转过头蒙上被子就睡,可一直迷迷糊糊不能睡踏实,隐隐约约我听见有人敲门,我抱怨一声坐起来,一看房间里都没人了,可能天一黑就都出去了吧。我下床开门,门口竟然站着媚。我感觉这世界太乱了,我说:你怎么来了?她说:你真不要脸,居然当鸭子,我冷笑一声:你不也当了婊子吗?她一下就哭了:我只是想多挣钱,你也不那么辛苦。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眼泪也下来了,我推了她一把:滚开!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媚突然很尖锐的大叫起来,然后一头装在墙上,鲜血蹦了一墙。我也大叫起来。这时候,慢慢倒下去的媚突然对着我说了一句我们一起去死吧。然后掏出一把手枪,对着我的头扣动了扳机。踫的一声枪响,我醒了,一身汗。居然是个梦!我擦擦汗,坐起来。准备晚上的工作。
  ? 起来冲了个冷水澡,总算从恶梦中摆脱出来。然后去酒店的休闲酒吧,其实这里有很多人都不是为了喝酒而来的。这里有我们所谓社会黑暗面的一切,男人来找女人,女人来找男人。瘾君子来找毒,赌棍来找场子。我坐在吧台不远的一个角落里喝着啤酒,乐队奏着平缓的音乐。不一会,阿莱士走过来,和我坐下,问我:感觉怎么样?

4楼:美日流精子2012-2-18 21:25:50 发表

美日流精子

积分:17

头衔:睡桥洞

发帖数:1

回帖数:5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此处内容需要登录后才能查看
点击这里登录
点击这里注册

5楼:美日流精子2012-2-18 21:28:08 发表

美日流精子

积分:17

头衔:睡桥洞

发帖数:1

回帖数:5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出了门,依旧去酒吧坐着,阿莱士还在那里,我要了杯啤酒走过去坐下。阿莱士地给我一支烟,问我:不错吧。我证了一下,随后明白了她的意思。但我没回答他,只是抽着烟。阿莱士开口了:云姐是另一家夜总会的鸡头,总来我们这边。她人很好,挣得钱很多,却很空虚,她和我们一样,不谈恋爱。但是欲望这个东西却是无法控制的。我愣了,随后笑笑说:真没想到啊。阿莱士吐出一口烟接着说,是啊,她作为行内人,也知道我们不容易,所以对我们很好,所以,她带你去,反而会让你觉得自己是被服务的。他喝口酒,总结了一句:云姐,是个好大姐。我诧异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看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我对阿莱士说,走,咱回去吧。

  ? 我们基本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我们活动的范围也就酒店这一块,方便打电话直接就能找回去。我们的作息时间和女同行一样,昼伏夜出。一般到了晚上,我就是和阿莱士坐在酒吧里面,除非太有钱的客人我们会争取一下,基本都是等着的。这段时间算是我们过得最轻松的。阿莱士电话响了,接起来答应了几声就把电话挂了。然后一拉我说,走。我问:又要选秀了?嗯,快走吧。我们十几个男公关站在一起,等人家像挑牲口一样选走一个,其他人再各干各的。这个客人很重要,一定要伺候好,是有大来头的。阿莱士小心提醒我。我心里却无所谓,这几天来挑的也不少,反正没看上我的,心里也蛮不在乎。

  然而,事情总有例外,我被选中了,阿莱士一再叮嘱我要好好招待,我心里也打起了鼓,不会是一个难缠的吧?随后我被送进房间。里面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虽然她背对这我,但我还是觉得这个女人很难伺候。房间里放着一打桌子酒菜,女人转过身示意我坐下,虽然已经慢慢适应,但心里还是堵的难受。我坐下,她给我倒一杯酒让我喝,然后我喝了一小口,毕竟是白酒。然后她看了我一眼,端起酒杯泼在了我的脸上。我愣住了,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于是她再让我喝第二杯的时候,我拿起来就喝干了。女人笑呵呵的看着我点点头说:很好。然后她脱掉自己所有的衣服躺在床上,指着电脑上爱情动作片对我指了指。我知道她让我kj,我很恶心,但我不能拒绝。于是我趴在了她的两腿中间。她很大声的笑和叫,然后突然她尿了我一嘴,我一下子就吐了。结果她一个耳光打过来,我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然后她命令我,喝下去!我没有选择,于是我喝了。她命令我躺在床上,然后骑在我身上疯狂的扭动着,还不时给我一耳光。我没有反抗,因为我就是出来卖的。最后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出来的,连小费都忘了拿。回到住处,我一头躺在床上,扯过被子蒙上头,把眼泪生生吞了回去。

  ? 一早起来,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是我爸接的,他说一切都好,让我自己注意身体。每说一句话我都是强忍着眼泪。最后把电话挂了,我给家里打了五千块钱。随后想上街逛逛,电话却响了。是阿莱士打来的,说有人找我,我自己对自己说:还出名了。随后摇摇头往回赶。回去之后,阿莱士说客人在房间等我了,我还开玩笑说,这女的火挺大的,大白天就来了。随后去了房间,我敲敲门,门一开我愣住了。媚站在我面前,笑盈盈的看着我。

  ? 然后她打开门让我进去,我进去坐下,她把门关上。然后问我,你不是挺高尚吗?怎么也出来卖了?我冷眼看着她不说话,然后她把厚厚的一打钱拽着我的腰带塞进了我的裤裆里。继续问我,这些钱够包你一周的了,哈哈哈。我站起身,走到她近前,看着这个我曾经深爱着的女人,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把钱拿出来扔在地上对他说:对不起,我不卖给你。然后转身想走。她突然冲过来抓住我的衣服,说:你的出台费我给了,你就要给我留下。我冷笑一声,拿出钱包,把钱都拿出来往她面前一摔说,退给你。然后我转身要走,她又在后面大喊:你装什么清高?你不也是卖的吗?当初你装的不是很高尚的吗?我一下转过头,眼泪也掉了下来。我再一次走过去。用手抚摸着她的脸,眼泪不停的流下来。然后我说:我是出来卖的。我承认。我把手放下,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以后请不要骚扰我,我是卖的,但是我不卖给婊子!!说完我头也不回,一摔门走了。我不敢想我居然骂她是婊子,我只想找个地方大醉一场。

  ?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住处,大家都在睡觉,为晚上的工作养足精神,就我一个人坐在床上不知道干什么。我换了一套运动装,跑了出去,找了个小酒馆,要了几个菜自斟自饮。不知道过了多久,隔壁桌来了一帮混混,在那大吵大叫,老板也不敢管。几个混混最开始还是自己一帮人闹,后来看到一边桌有几个女生,几个领头的走过去要拉人家过去。饭馆里乱做一团。我晃晃悠悠走过去,一酒瓶就把其中一个领头的头给开了,混混们顿时转移了注意力,纷纷朝我走过来,还有得把凳子拎在手里,我轻蔑的笑了一下。向他们勾勾手,转身走了出去。开始我还能勉强应付,但混混好几个,我逐渐招架不住,加上酒劲上来了,脚下一软倒了下去。混混们一起冲了上来,我不知道应该护住自己的哪个部位,最后索性就平躺着任他们打。后来警迪响了,几个混混听到声音就跑了。几个学生也跑了,就剩下我躺在冰冷的地上。

  警察把我带到了局子里,我还正迷糊着呢。有一个女警问我:你在什么地方上班?我迷迷糊糊就来了一句:各酒店房间。警察们都愣住了,不知道我说的什么。随后那女警继续问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说:我是鸭子,哈哈。然后眼泪就就出来了。这时候一名年纪大点的警察指着旁边一个小姑娘问我:你认识她吗?我说我不认识。警察说,她报警说有人骚扰她们,你救了她,你这是见义勇为。我说,我能走了吗?警察迟疑了下说,好了,你可以走了。出了警察局,我感觉有个小姑娘一直跟着我,我看了一下是那帮吃饭的女孩之一,我就说:你跟着我做什么。我要走了。女孩说,我送你回去吧?我说不用,我是鸭子,我自己能飞回去。女孩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说:那我就是鸡,我和你一起飞回去。我心想,这女孩还真是单纯啊。于是我又说:别跟着我。烦你这种人。然后打了一辆车回了住处
  回到住处。我满身酒气和脸上身上的伤把阿莱士吓了一跳。他赶忙拉我坐下,问我怎么回事。我就一五一十说了,阿莱士听的如痴如醉,最后来了一句,英雄救美也不留电话啊。我没理他,让他帮我请了假休息。到底还是年轻,没几天就没事了,就是还有点颜色。我对阿莱士说,可以了。于是我们再一次一起坐在酒吧里喝酒聊天,这天正聊着,门姐又走了过来。看到我脸上的伤也是吓了一跳。随后和阿莱士聊了几句就走了,我也只能看着门姐的背影对着阿莱士叹气,这几天生意不是很好,人很少,我们也落得清闲,不过我们都知道这种清闲只是暂时的。

回复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点击这里登录
如果您没有帐号请点击这里注册

猜你喜欢

男公关
暂无相关帖子

城达版友热烈讨论

  • 暂无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