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们,共同成就梦想!
回复

楼主:宅男不寂寞 2012-2-18 19:49 发表:半夜,我偷偷地摸上了姐夫的床
【2015阅/0评】

宅男不寂寞

积分:44

头衔:睡桥洞

发帖数:10

回帖数:13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半夜,我偷摸上了姐夫的床

姐姐的婚姻,是全家人的心病

我是爸妈的第二个孩子,爸妈生我的时候,事业上已经稳定下来了,不像姐姐刚出生,他们的一切才刚刚起步,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姐姐,姐姐基本上是外婆带大的。后来爸妈到了三十多岁,感觉没有亲自抚养过孩子的父母不是个合格的父母,所以才有了我,他们也给了我过多的关爱。这样说起来,似乎这个家庭对姐姐很不公平,好在姐姐从小就很懂事,也很喜欢我,所以对我一直很谦让,从不和我计较什么。 、

由于爸妈的宠爱和姐姐的谦让,我养成了调皮任性的性格,爸妈的朋友都说我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也难怪他们会这样说我,都上大学的人了,一回家还会坐到爸爸的腿上撒娇,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女大避父。

也是因为性格吧,姐姐读书的时候成绩一直很好,我呢,属于非常不稳定的那一种,还好高考的时候超常发挥,才勉强进了一个二流大专。因为当时姐姐已经大学毕业三年了,在外面上班,所以爸妈有意让我把志愿填在了姐姐所在城市的大学,说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我记得军训的时候,姐姐特别心疼我,经常会去看我,每一次都会带上肯德基的全家桶,还有一大堆水果。也是那时候,我才发现,姐姐正在恋爱中,因为她每次去看我,都和一个男人一起,那个男人对我也很热情。

我问起姐姐,姐姐有些害羞,说先不要告诉爸妈,等时机成熟了再说。

其实当时我虽然还不满20岁,初恋却已经发生了,所以对这些事还是懂的。只是我不明白,什么叫时机成熟,什么又叫不成熟。
大一那年,我和初恋男友因为分隔两地,无奈地分手了,之后又有过几段恋情,但结局都不尽人意,我开始对爱情有些悲观了。我和姐姐说起过,姐姐却只是安慰我,说我还小,等我成熟一些,更懂得爱情了,自然会有好男人来找我。

可是我当时的想法是:真正的爱情固然有,可是在这样一个物欲的年代里,已经成了稀世珍宝了,可遇不可求。那么,与其找个真心相爱的,倒不如找一个真心爱自己的,最重要的,是他得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让我衣食无忧。

大三,终于到了姐姐所谓的"成熟时机"的时候,姐姐向家里摊牌了,说她有一个恋爱了四年的男友,她想和他结婚。

可是爸妈一听到对方的条件,立即很反对。

未来的姐夫的确是个其貌不扬的人,我一直都不明白姐姐是怎么看上他的。而且据说,家里条件也不好,又是长子,姐姐嫁给他,势必要担负起赡养公婆的义务。他自己的工作也很普通,一个月只有一两千块钱的收入,还比不上姐姐每个月的额外分红。爸妈就觉得,嫁给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倒贴。

姐姐也没多和家里争辩什么,沉默地回去了,没几天,姐姐就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在一家小饭店订了酒席,要举行一个简易的婚礼,让我代表家里去参加一下。

我真的很吃惊,我想姐姐一定是疯了。

我马上打电话回家,妈妈一听到我的话立即就哭出了声来。我能听得出,她非常伤心。我想姐姐也实在是太过分了,不管怎么样,有事好好商量,怎么可以这样来伤爸妈的心?

婚礼我还是去了,毕竟姐姐在这个城市只有我一个亲人,如果连我也不去,她也会难过的吧。但是看着他们那个简易的婚礼,看着他们那个租来的简陋的"婚房",我真的非常不看好姐姐的选择,我想,姐姐她以后一定会后悔的,我不相信她真的会从面前这个男人身上找到所谓的幸福。


我的无奈情史,是我对姐姐婚姻悲观的原因

我对姐姐婚姻的悲观态度,其实是和我自己的感情经历有着很大关系的。我的初恋早在高三就开始了,也因为那段感情,影响了我的成绩,如果不是高考超常发挥,我很可能连上大学的机会都会失去。而他,却没有我这么好运,没能考上大学,只能选择继续复读。

我好不容易从苦海里脱离出来,大学的轻松和高三的苦读相比起来,简直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所以我能理解他身上的压力,为了不影响他学习,我很少给他写信。而他,在压力过甚之后,终于"想通"了,他觉得他高考失利完全是因为我,可是,我考上了,开始了快乐逍遥的日子,却已经把他完全忘记了。他觉得再沉迷在对我的爱里荒废学业很不值得,就写了一封信把我痛骂了一通,就此分手。

对于这样的分手,我实在是有苦说不出。我感觉自己承受了莫大的委屈。整个大一,虽然我在学校里不乏追求者,可是我差不多到了看到男人就想吐的地步,总有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大二那年,我在外面交了一个男朋友,他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和几个老同学一起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练歌厅,我因为经常去光顾,所以就认识了。这个男人看上去很温柔,让我感觉很安全,感觉他永远也不会朝我发脾气、冤枉我的时候,所以就很安心地和他在一起了。

本来我每天晚上不管他在不在,都会去他那里坐坐,每个周末都会和他一起出去约会的。可是有一个周末,他突然告诉我,他上班的地方要让他去青岛办点事,要周三才能回来,说不能陪我了。只是一个周末而已,我想还是工作重要,就没说什么,而是和几个同学泡进了他们的练歌厅。

我是下午去的,那时候还没有客人,大厅里空空荡荡的,就我和几个同学在一起嗑嗑瓜子打打牌。玩着玩着,我突然听他同学说:"不行,晚上一定要请老二放点血,他都赖了我一个星期了。愿赌服输嘛!"--他们合伙开练歌厅的几个同学因为关系很好,所以就按年龄,老大老二老三地叫着。老二正是我那个男朋友。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我心想:他不是去青岛了吗?他们关系这么近,难道不知道?
当时因为他们当中的老三正在追求我的一个女同学,我就让她去套他的话,果然,她回来告诉我,原来他根本不是去青岛了,而是他青岛的女朋友来看他,这会子正在他们几个合租的房子里郎情妾意呢。她说,老三还特意叮嘱她这事不能让我知道。

我一听,马上就火了。立即就拉着她们陪我去证实。可是当我敲开他们住的地方的房门,果然看到他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身后,还有一个矮矮胖胖的女孩子。而电视里,正放着当下最流行的偶像剧......

不用说,又是分手。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也是高中的时候就恋爱的。本来因为两家家庭条件差距很大,女方家长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坚决让她去上了青岛的大学,想把他们给拆散。可是那女孩子一直和家里抗争着,甚至以死相逼。直到他们都大学毕业也没能分手,所以她父母也就接受了,甚至他和同学合伙开练歌房的钱还是那女孩家里拿的。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和那女孩分手,即使已经不爱了。

真是又可气又可笑。真想不到,这世上还真有把自己给卖了的男人,更想不到,这样的男人我居然还傻呵呵地喜欢上了一阵子。

这次打击后,我对爱情更没有信心了。后来有人追我,我就和他们玩玩,从不当真。吃饭看电影逛街什么的,我来者不拒,但是想和我钻树林开房间的,我都会第一时间把他们从我的"好友名单"里删除。

有时候爸妈和姐姐故意逗我,问我有没有交男朋友,我也都装作很乖巧地说,自己现在年纪还小,还不想考虑这些事。事实上,我是已经对爱情丧失了信心,根本不相信还有好男人存在了。

直到我毕业,家里也没和姐姐缓和。姐姐自结婚后就没有回过家,只是每个月塞给我一些生活费,每学期帮我出满学费,算是替爸妈分担点抚养我的费用。

妈妈有时候会悄悄问我,姐姐过得苦不苦,每个月给我出的钱会不会成为负担。爸爸知道了,却会狠狠地批她一顿,说她在瞎操心。说姐姐自己选择了那条路,要苦也是她自己的事,和咱们没关系。她要是还记得这个家,分担点也是应该的。

后来我顺利地大学毕业了,姐夫主动提出让我去他们那儿住,说是可以节省些房租开支。姐姐很高兴地帮我收拾了一个房间,可是我却是嗤之以鼻,我想姐夫所谓的帮我节省些房租开支,不过是因为他们没办法多承担一份房租吧。因为按姐姐的说法,他们会负责我嫁人前的一切生活费用的。

姐姐对我的确很好,还像小时候一样很细心地照顾着我,我住在他们那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过住得久了,我也不得不承认,姐夫对我的好也是真心的,并不只是在敷衍姐姐。因为姐姐工作忙,家里的活大多是姐夫在做。每天姐夫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超市买菜,然后亲自下厨。因为我暂时还没有找到工作,所以成天闲在家里,姐姐有时候会说我几句,说我在家里也不知道帮帮忙,完全可以在姐夫下班前先买好菜等他回来做饭。姐夫却笑着说没事,说超市有点远,让我去买那么远的路提回来也蛮累人的,反正他有助动车,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不过说实话,姐夫做的饭菜还是比较合我口味的。姐夫是南方人,以前一直喜欢吃一些清淡的或者偏甜的东西,但是自打和姐姐在一起后,就完全改变了,哪怕自己不爱吃咸的,不擅吃辣的,也一定要以姐姐的口味为准,所以现在做出来的菜,都是口味浓重的那一类。

也许是他们还一直把我当小孩子吧,所以很多事都对我毫不回避,比如我例假换下了染了血的内衣,因为经期没过不想下水,就堆在了那里。第二天再去看,已经不在了,问起来,姐姐说是姐夫帮我给洗了。我难免有些不好意思,姐姐就说:"没事,你小孩子怕什么,他就是咱们的老黄牛,让他洗吧。我那个的时候也是他洗的。"

有时候三人在一起看电视, 姐姐就偎进了姐夫的怀里,姐夫也像捧着个大宝贝似的抚摸着她的长发,看得我那个妒忌啊......

也只有那种时刻,我才隐隐有些理解姐姐了,我想也许真的是姐姐走运吧,真的遇上了一段真爱,只可惜,这个男人的经济实力差了些,并不能带给她物质上的满足。

因为还没有上班,所以我的时间一直很多,闲来无事,我就出去参加一些聚会,从同学聚会到朋友聚会,到后来的网络聚会,我一直乐此不疲。

当然,也交了一些男朋友。有些看着顺眼,就谈几天恋爱,发现不合适了就再踢掉。有些看着不顺眼的,干脆是一点机会也不给。姐姐见每次接我出去的男生都不是同一个,有些担心我的私生活是不是太乱了,总会劝我收敛些,好好找一个固定的男朋友。姐夫更是热心,总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可是一听他说的那些人,我就一点兴趣也提不上来了。他认识的那些朋友,多半一穷二白,没有一点生活情趣,我怎么可能会和这样的男人恋爱呢?

后来他们见我软硬不吃,也就不再管了,只是姐姐还是经常会提醒我注意安全。我却不明白,她所谓的安全指的是人身安全,还是性生活的安全。

受母命,我要拆散姐姐的婚姻

不久之后,在我的某位"男朋友"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职位和收入都不算高,可是家里还是很高兴,毕竟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意味着我的长大**。爸妈希望我在上班前能回家一趟,说以后有工作了,想回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回家后,妈妈拉着我,神神秘秘地问起我,姐姐和姐夫过得怎么样,我想了想,就把自己看到的如实地说了。我以为妈妈可能会和我一样,虽然还是不太满意,但勉强也能接受了。毕竟姐姐是她亲生的女儿,不可能说不认就真的不认了的。可是妈妈只叹了一口气,她告诉我,小时候和我们住隔壁的那个哥哥出国留学回来了。她说我那时候还小,也许不记得什么了,但是当父母的一直看在眼里,当时那个哥哥和我姐非常投缘,听他妈妈说,高中的时候他好像还追求过姐姐,姐姐那时候心思全放在学习上了,没有答应他。这次他回来,第一时间就来了我们家看望我爸妈,还问起了姐姐的近况,听说她结婚了,感觉很失望。妈妈说,要是姐姐能离婚,他一定会追姐姐的。

邻居哥哥?听妈妈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印象,姐姐大我7岁,所以当时他们玩得火热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我只记得那些时候,他们总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每天那个哥哥都会很准时地等在我家门口,用自行车载着姐姐去上学。后来我们搬家了,那哥哥居然还是会绕路来我家门口等着。我当时不明白,现在听妈妈这么一说,才有些恍然大悟。

要说他的条件,还真是不错。虽然说现在的海归也没什么稀罕了,但不管怎么说,也会比我现在的姐夫强个十倍八倍吧。再说,他和姐姐那么深的感情基础,姐姐要是能嫁给他,一定也会很受宠。

妈妈后来拉着我,问:"小柯,你天天和他们住在一起,有没有经常听到他们吵架什么的?你能不能想想法子,让他们离了?"

我听了妈妈的话,心领神会,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是的,我就是要当内奸。姐夫的确待我不薄,可是姐姐才是我的亲人,姐姐的终生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事。那么,我只有卑鄙一次,做一次小人,破坏他们现在的幸福了。
带着一份新的使命,我回到了姐姐身边。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处处留心她和姐夫之间的间隙。说来也奇怪,我总听人说吵架是夫妻间的常事,可是和姐姐姐夫在一起这么久,我好像还真不记得他们哪天吵过。以前听人说,不吵架的婚姻是不正常的婚姻,因为这样的婚姻里铁定缺少沟通,不吵架的夫妻,要么就是以冷战代替争吵,要么就是根本不相爱,在一起只不过是在凑合,所以连架也懒得去吵了。

但是我横看竖看,姐姐和姐夫之间都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也有过意见有分歧的时候,但他们多半开开玩笑就化解了。

比如某次姐夫回来说,他一个多年没联系的朋友突然打电话给他,说要结婚了,邀请他去参加婚礼,他一口答应了。这事要是放我爸妈身上,那我妈肯定得闹翻天了,肯定得说:"这都什么恶心朋友啊,这么些年也不联系了,结婚倒找上来了,咱结婚那会子他跑哪去了呢?让你去参加婚礼?唬谁呢?这么天高路远的,又不是自个闺女结婚,还真千里迢迢跑去吃他一顿?"我爸肯定会觉得我妈这种态度是严重不尊重他的朋友,也不信任他的择友标准,一定会反唇相讥,一场大战势不可免。

可是到了姐姐这儿,她却只轻描淡写地开了个玩笑,说:"看来这结婚还真能赚钱啊,看,咱当初多笨啊,就请了那么几小桌,要不咱重办一次?"

姐夫再老实,也听明白了,挠了挠头说:"嘿嘿,到时候我就说请不了假,走不开好了。"

姐姐说:"那礼也得到呀。这样吧,给红包还真不知道得包多少,按普通人情包吧,你们以前毕竟走得近,怕人家觉得少,按亲朋好友的数包吧,又感觉有点像冤大头。要不,我明天去给他们挑件礼物邮去?"

这件事就这样解决了,我不得不佩服姐姐的宽容和机智。然而我更不明白了,像她这样优秀的女人,应该是男人们都梦寐以求的好妻子形象吧?她怎么偏偏就挑中了姐夫?

从姐姐身上无从下手,我就把目光瞄向了姐夫。想想姐夫这个人吧,除了条件不行,性格上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对姐姐又是一味地谦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样子。

但是我想了想,姐夫为人老实,都说老实男人没见过世面,自制能力会比较差,那么......

是的,我决定勾引姐夫!

勾引未遂,我开始制造假象

刚开始的勾引只是假装作无意的,有时候姐姐加班,回来得晚,姐夫会在外面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她,以往这个时候,我都会钻到他们的卧室里,占用他们的电脑上网。可是当我决定了我的勾引计划之后,我有了改变。

我开始趁这样的时间里,把自己打扮得非常性感,比如上身穿一件略长的t恤,下身只穿一只小内裤,就在家里走来走去,在姐夫面前绕来绕去。

可是让我感觉失败的是,姐夫居然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好像没看到我似的。有时候偶尔注意到了,也只会说一句:"小柯啊,洗完澡要多穿点衣服,小心着凉了。"

看来这个办法是根本行不通的。我开始使出我交男朋友时的杀手锏,那就是撒娇发嗲。

我的工作薪水不高,但工作也比较清闲,所以我每天五点半准时就可以下班,下班后我却不回家,而是在社区门口等着姐夫,等他回家放好公文包,拿好环保袋,我就闹着要和他一起去超市买菜。下班的高峰期,超市人总是很多,我却根本不理会他是不是想早点回家做好饭等姐姐,一会缠着他买这个,一会缠着他买那个,人多挤的时候,我还会假装不小心快跌倒的样子,赖着他一直扶着我。

这样的时候,姐夫通常是叹着气摇摇头,笑着说我:"小丫头,看你姐把你给宠的!真得找个男人来治你!"

我突然意识到,由于他和姐姐一直以来都把我当做小孩子,所以我在别的男生面前屡试不爽的杀手锏,到他这儿根本起不了作用。

没有办法,我只有来最彻底的了。

不久之后就来了机会,那次姐姐公司聚会,可以带一位亲属,如果我不在,铁定是姐夫陪姐姐去的,可是姐姐考虑到那样的场合会有很多男孩子在,她又有心让我认识更多的男生,早些交到男朋友,所以就决定带我去。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很兴奋。当然,不是因为要去认识男生,而是因为我觉得离间姐姐和姐夫感情的时机到了。我立即打了个电话给死party,要求她完全按照我的吩咐帮我演一出戏。

那天聚会的时候,我故意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跟姐姐一起出了门。还特意对姐夫说:"姐夫你晚上别等我们了,这样的大型聚会,肯定不过夜半回不来的,别让我们在外面玩还惦记着你哦!"

姐姐笑着敲了敲我的头,也顺着我的话对姐夫说:"是啊,你别等我了,自己早些睡。我明天有半天的休假,回来晚点也不打紧,而且要是晚了,会有男同事送我们的。"

散场后,已经是夜里12点了,姐姐急急地拉着我往回赶,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我知道死party刚才已经收到了我的短信,心里暗暗高兴着。

果然,姐姐接通电话后,犹豫地看了我一眼,和对方答应着什么。挂机后,她紧张地问我:"小柯,袁可盈你认识吗?"

我无所谓地"唔"了一声,说:"认识,怎么了?"

"她说有一些关于你的事,想和我单独谈谈。"

"哦,"我说,"还不是想和你告状,说我抢她男朋友了。"

姐姐皱了皱眉头,问:"你交男朋友了?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我说:"才没呢,是他自己要追我的,我只是和他玩了两天,没想到他一回去就提分手了,害得这个女人现在天天盯着我,有事没事就打电话骚扰我,现在居然又跑来烦你了。姐,你别理她!姐夫还在家等咱们呢!"

姐姐有些生气地瞥了我一眼,说:"你啊!什么时候才能懂事点?你又不喜欢人家,干吗要破坏人家的感情?人家刚才都说了,如果我不去见她,她就自杀。我已经答应她了。"

"那我怎么办?"

姐姐吩咐道:"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情况我再通知你。"

我巴不得她说这句话,却故意显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往路边走。

姐姐又叫住了我,说:"你回去小声点,别吵醒你姐夫,他明天还要上班!"

回到家里,姐夫果然已经睡了,我悄悄地进了浴室,胡乱地冲洗了一下,再洒上了姐姐常用的那种香水,然后换上睡衣,摸上了姐夫的床。
姐夫睡得正酣,以为是姐姐回来了,眼也没睁就将我搂在了怀里。

被窝里很暖,他的怀抱更是滚烫,他呼出的热气正喷在我的耳边,我只感觉一阵阵的酥麻。说实话,我恋爱没少谈,但是和一个男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这还是头一次,我不禁面红心跳,躺在那里动也不敢乱动。只希望姐姐能快点回来,早点看到这样的场景。

而死party那边,我自然不用担心,她所要向姐姐说的那些话,我们早已编排了好多次,绝对不会引起姐姐的怀疑。

大约一点半的样子,姐姐回来了,我听着她轻轻地换鞋声,立即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还故意往姐夫的怀里又钻了钻。

几分钟后,姐姐打开了卧室的夜灯,突然"哎呀"一下叫了起来。

姐夫马上就惊醒了,看到床边的姐姐和床上的我,一下子全明白了。他马上翻身下床,紧张地问:"小......小如,你怎么才回来?我还以为你已经回来了......"

我听到他还带着颤音,想来一定是害怕极了,差点没笑出声来。可是为了演得更像,我只好扮着无辜,愣愣地看着姐姐,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很羞愧似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整夜,我都听到姐姐在嘤嘤地哭,而姐夫一直在小声哄劝。

我想,这下应该差不多了吧?换成哪个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也接受不了吧?也会分手的吧?

姐姐一眼看穿我的动机,说我是农夫怀里的蛇

可是我没想到,第二天我刚起床,就发现姐姐已经红肿着眼,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她的声音有些嘶哑,她说:"小柯,你也已经长大了,有能力自立了,姐姐不需要再照顾你了。"

我低下头,可怜兮兮地喊她:"姐--"
姐姐又说:"你有空去找找房子吧,总和我们住一起也不大方便。"

我听了她这些话,很惊讶。她居然让我搬?而不是让姐夫?她说我和他们住在一起不方便?

我忍不住问她:"是因为昨天的事吗?他都对你说了什么?我是你妹妹啊,你怎么不来问我?他怎么说你就怎么信了吗?"

姐姐冷笑着摇了摇头,说:"不用问。我不用问你,也不用问他,我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你以为我昨天一直在哭,是因为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吗?你错了,我只是太伤心,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妹妹,而我更相信,我有这样一个妹妹,绝大可能是因为我有这样一个母亲!"

我有些哑然了,我没想到,我这么精心设计的局,居然被姐姐一眼看穿,她甚至猜到了这件事和妈妈有关。

姐姐看到我吃惊的样子,向我吼道:"你以为你谈过很多次恋爱,就很懂爱情了吗?你错了!也许我的爱情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浪漫,那么传奇,可是我今天告诉你,爱情不是花前月下山盟海誓!爱情是建立在两个人的足够了解和足够信任的基础上的。真爱的人,不用任何解释,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也可以知道他有没有在撒谎。甚至他什么也不用做,对方光凭对他的了解就能判断他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小柯,我真的很为你感到悲哀,你不懂得爱就算了,你甚至不愿意去相信它的存在,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永远也不明白幸福是什么!"

我呆呆地看着姐姐,突然感觉头很晕。我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以这样的方式收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可以看出彼此的全部吗?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想不到还有这样的爱情。

姐姐顿了顿,又说:"你走吧。以前是我不好,我一直把你当个孩子一样,宠着你,纵容着你。我没想到这样会把你骄纵成农夫怀里那条捂不暖的蛇!以后你爱怎么过怎么过,我管不着了,也请你不要再来干涉我。"

那一天,我是含着泪离开姐姐家的。都说血浓于水,我怎么也不相信,姐姐真的会不要我了,会狠下心将我驱赶出去。

我知道,姐姐本性善良,等她气消了,她还是会原谅我的,可是我呢?我真的能原谅自己吗?

我一直以为,姐姐和姐夫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将来的,现在暂时的幸福,不过是一种假象,而我所要做的,则是戳穿这个假象,把姐姐拯救出来。可是,当我看到姐姐心灰、愤怒的表情,我才明白这段感情对姐姐来说有多重要。如果他们真的仅凭一个眼神就可以互通彼此,那还有什么力量可以拆散他们?我又还有什么理由再固执地认为,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会让姐姐失去幸福安逸的下半生?

也许,有情饮水饱并不只是美丽的传说,它就像所有的信仰一样,心诚则灵。只是我一直排斥着,拒绝去相信,也许,我已经白白错过了很多次机会。

  • 站外分享
暂无回帖!
回复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点击这里登录
如果您没有帐号请点击这里注册

猜你喜欢

姐夫
暂无相关帖子

城达版友热烈讨论

  • 暂无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