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们,共同成就梦想!
回复

楼主:吴小丫 2012-1-12 16:43 发表:她是他的灵魂
【5010阅/0评】

吴小丫

积分:10

头衔:睡桥洞

发帖数:1

回帖数:0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作者:吴小丫

       蕾是个至阴的女子,据说能看得见鬼魂。她对一切有关灵异的东西感兴趣,经常在图书馆看有关的恐怖悬疑小说,一待就是一个周末。八七年出生的她,有着八零的焦虑又带着九零的懵懂。短短的亚麻色头发,经常随意扎一个小辫子。喜欢sdeer的衣服,喜欢达芙妮的鞋子。她一见到男生就拘谨心跳,因此至今还没有男朋友。喜欢泡网,喜欢逛西祠,喜欢写小说,喜欢画卡通画。
        杰是个纯阳的男人,阳气很足。只要一走近被鬼上身的人,那鬼就马上消身匿迹了。他也喜欢泡网,喜欢西祠。
        他和她在网上相识。喜欢聊同一个话题,就是灵异事件。他经常深更半夜讲鬼故事吓她,跟她开玩笑。她不害怕,经常跟他开玩笑,如果有一天她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他会吓到吗?他嘿嘿地笑。
        蕾老家南通,在南通读的大学,专业不是很吃香,毕业之后孤身来到南京漂着,在这个冷漠与浮躁的环境里面不交任何朋友。于是她把心事讲给这个远方跟她生活无关痛痒的男孩子听,渐渐地变成依赖或者说一种习惯了。而洋在北方长大,在北方读的书,毕业之后依然留在北方。
        蕾与洋每天下班之后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开电脑,在网上嬉笑怒骂,一起在西祠论生活,跟帖。渐渐地,两人越来越依恋,没有彼此的夜晚便是孤寂无聊。毫无疑问,两人相爱了。刚开始两人只是在网上字聊,后来她会打电话给她。温柔绵绵,她会冲他撒娇。蕾发现洋笨拙憨厚,打心里爱上了这个同龄的男孩子。有段时间,那性感半裸的头像不再闪闪了,那经常逛的西祠也没有她的踪迹,无疑蕾消失了。洋不停的打蕾的手机,不再有那光良的《童话》的铃声了,有的只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洋快发疯了,他对周围的事情越来越不关心了。他知道对于一个网虫来说,一天不上网是会难受的,除非她出事了。
        有一天,他打开自己好久不用的139邮箱,看到一封邮件,是蕾的。信上说,她开始从南京出发去北方看他,她不会通知他,因为她知道他的地址,她要给他惊喜。洋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一看收件时间2010-11-1 23:00。据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
         他开始后悔,不应该告诉她自己的地址,那样蕾就不会和他开这个玩笑了。他知道,她有可能出事了。被骗了,进了传销;或者遭到抢劫了,手机丢了,没有钱了;抑或被坏人害了,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不管是哪一个,都足以让洋心惊肉跳。
        洋,越来越沉寂了。上班盯着qq发呆,抑或在西祠不停地帖子,为了能找到她。突然他看到一个有关车祸的帖子,讲一辆从南京开往哈尔滨的大巴,在高速上发生特大交通事故。车上有个女孩子因抢救无效而死亡,死者年龄二十三四岁。有种不祥的预感悄然上心头,接着点击开那女孩子的遗照,照片上蕾微微的笑着,是那个经常在视频和他坏笑,撒娇的蕾。一下子,洋懵了。她是因为放不下他,从南方赶过来看他的。还没有来得及给他惊喜,继续跟他撒娇,继续探讨那些灵异的事件,他们一起去图书馆看恐怖小说的约定还没有实现,她就香消玉损了。
        洋彻底底崩溃了,下班之后就回家把自己锁在卧室内,魂不守舍。父母问他是不是因为工作压力大,劝他多注意休息。洋不顾父母的关心,依旧精神萎靡。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洋日渐消瘦,整天生活在自责和悲痛中。时常对着qq自言自语,异常低落。
        洋有个妹妹,叫慧。慧自小多病,身体娇弱。小的时候经常看到鬼魂。父母一直为这个小女儿四处寻医,可是一直不见效!近期,慧一直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在屋里里面徘徊,神情凄婉。有时候在屋外,不停地喊着谁的名字。慧被吓坏了,经常半夜喊爸爸妈妈说见到女鬼了。慧妈妈知道家里面肯定进了不干净的东西了。于是请了附近的麻婆,据说此人能够跟鬼对话,消除怨念,感化并助它们投胎。不少人经常请她,让死于非命的亲人能够安息。渐渐地麻婆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麻婆在屋内外转了一圈,在洋的窗户前停住了。知道了那是个女鬼,而且专门是来找洋的。因为洋是纯阳之体,女鬼进不了房间,所以就只能在慧的房间和洋窗外徘徊。慧听到的那女鬼的喊的字就是洋。麻婆走进洋的房间,跟洋谈话。问他是不是有个至爱的女子不在人间了?洋说有,是在网上认识的,在来看他的途中出事故死亡了。麻婆知道那个女鬼就是蕾了,她是放不下才来找他的。只是现在两人已经阴阳两隔了,但因为洋是纯阳之体,慧靠不近他。
        麻婆跟洋讲了那个女鬼就是蕾,洋哭着求麻婆让他见见她,他要跟蕾说对不起,是自己看晚了邮件,没有来得及劝他。其实他是打算等手里的事情忙完了,去南京看她的。洋哭着跪在麻婆的面前,求她说只要见一面也好。
        麻婆说你是纯阳之体,她只要靠近你就会伤精气,她怕勉强见你一面就会灰飞烟灭,以后想见都不能见了。所以宁愿忍着思念之苦,冒着有可能耽误轮回的时间,成孤魂野鬼的危险,就是为了每天到深夜,在窗户偷偷地看你。可见她爱你之深。“哎!”麻婆叹了一口气,半天说出一句话。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见到她,只是那有生命危险,一不小心你也许就永远醒不了。“只要能让我见到她,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愿意承受。”洋祈求地看着麻婆。“就是消失你的阳气,只要让你的元神远离自己的身体,她就能靠近你了”。洋眼神空洞地离开了家里,不久麻婆去医院看洋,双手合十,似乎在为那些病危的人祈福。只有那些病危的女人,才能看到在麻婆的身边跟着一个白衣长发女子,脸色惨白,眼神凄美,缺乏了人间烟火的气息。白衣女子衣袂飘飘的进入了洋的病房,跪在洋的面前,喊着“洋、洋……醒醒,为什么要这么傻?”眼泪滴落在洋的手背上。这是洋的眼睛微微转动,嘴里依稀喊着“蕾、蕾、蕾、……”。就这样,洋白天像个植物人一样躺在病房里面,到了晚上医生能看到洋的眼球转动,医生竭力抢救洋,可是到了白天又像没有生命气息的僵尸。有一天半夜,洋突然起身拔掉手背上的针管,向外面奔过去。到第二天被医生发现躺在池塘边上,已经没有气息!医生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书,可是奇怪的是晚上经常往屋外的池塘奔过去,站那一动不动。病人吓的说“诈尸了”。医生把这个归结为医学之谜。只有麻婆知道是怎么回事,洋的元神找不到了,所以才会像个僵尸一样,每天晚上奔到池塘见蕾。大概半个月之后,洋康复出院了,院方也难以解释。
        只是出院后的洋,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了原来的阳刚之气,反而更加阴柔了。对待父母以及同事比以前更照顾体贴,只是这种体贴更像是个女子。后来家里人陆陆续续给他介绍对象,都被他回绝了。有一天去拜见麻婆,麻婆惊恐的说:“你们……”“是的,我们合二为一了,他的元神找不到了,他又不要我离开,我不想他为了我死,所以让我的元神附在他的身体上。我是他的灵魂,他是我的身体”。

  • 站外分享
暂无回帖!
回复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点击这里登录
如果您没有帐号请点击这里注册

城达版友热烈讨论

  • 暂无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