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们,共同成就梦想!
回复

楼主:色即是空 2011-11-2 18:59 发表:惊闻湖北想要改简称为“楚” 十几个省都沸腾了!!!
【4867阅/0评】

色即是空

积分:377

头衔:土房主人

发帖数:112

回帖数:118

发站内信

加为好友

湖北最近确认,将鄂商改称为楚商。省府表示也正在考虑将本省简称改为楚。看各大媒体的报道,改简称的原因主要是为招商引资;还有其他原因。看《中国经营报》的报道。

湖北省企促会会长陈旭东透露,“鄂商”改名的原因,“主要是‘鄂’这个字不好,从字面上看,两个口代表着吵架,一个耳朵意味着偏听偏信,亏则是亏欠,这些都是湖北商人接受不了的,觉得别扭。”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玉堂则表示:“在古代‘鄂’通‘噩’,现代‘鄂’与‘恶’谐音,确实不太好听。”刘玉堂是最早提出将“鄂”改“楚”的学者之一。

陈先生应该是企业家吧,民间人士。企业家做生意喜欢讨个吉利这个无可厚非。不知道他的拆字法go-vern-ment是不是也有人心有戚戚焉。刘玉堂先生是体制内、湖北官方智库的学者和领导,他这个分析就让人惊诧莫名了。

按照刘先生的说法,谐音字不好听的就要改,那么要改的地方就多了。湖北一旦改成功,很多省份都会坐不住。

四川坐不住。四川自古简称蜀。蜀和老鼠的鼠同音,老鼠是最令人讨厌的动物之一。蜀和输赢的输发音也近似,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天府之国的四川怎么能输呢?

海南坐不住。海南简称琼。琼表面上是个好字,玉树琼花,很有意境。但是琼也和穷同音。海南经济发展差强人意,难道是受这个琼字的诅咒?

黑龙江坐不住了。黑龙江简称黑。且不说谐音,黑字组词很多都不是好词。例子就不用举了吧。

安徽的皖字好象也不好。皖者晚也,做什么都比别人晚一步,发展落在别人后边。皖的右半边是个完字,完蛋的完。

甘肃的甘也不好。甘,本来是甜的意思。可是甘干同音。甘肃本来就缺水,怎么可以成天把干挂在嘴边呢?不吉利。

云南简称滇,跟疯疯癫癫的癫一个音,也不吉利。

内蒙古简称蒙,那么内蒙古人就简称蒙人,到处蒙人,那还怎么做生意?改了吧。

根据陈先生说的拆字法,福建的闽字尤其不好。里边是一条虫。这个据说在文字学上还是有根据的。门里边一条虫,门代表封闭,闭关自守,人哪里有骂自己是虫的?这个闽字非改不可。

其他的省份简称也未必很好。山东简称鲁,虽然是从衣冠文物之邦鲁国得名,但鲁莽、愚鲁也是这个鲁字。其他桂、藏、疆等也有一些意思不太好的谐音字。其实湖北改鄂为楚,楚字也未必好听。在湖北方言里楚和丑是一个音。

根据刘先生的理论,有两个省的简称肯定不用改。一个是吉林,简称吉。非常吉利。一个是贵州,简称黔或者贵,两个字都很好,黔和钱谐音,贵就是富贵嘛。可是吉林的经济,在全国根本排不上。贵州的简称最好听,人均产值排在全国倒数第一。

“鄂商”已为“楚商”,湖北简称“鄂”能否改成“楚”?

随着9月28日湖北官方正式宣布把湖北商人的简称由“鄂商”改为“楚商”,湖北简称也将由“鄂”改“楚”的传言甚嚣尘上,民间争议也是不绝于耳。《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目前已经有个别湖北省高层人士对改称表示支持,但10月28日,湖北省go-vern-ment新闻办一张姓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是否改称还处于研究阶段,暂时不会对改称提议做出正式表态。

目前的民意并不完全支持湖北改“楚”。网络评论显示,不少人认为湖北改“楚”是“认认真真瞎折腾”“劳民伤财”。据本报记者了解,湖北改“楚”的前提条件首先是民意,因为《地名管理条例》规定“可改可不改的和当地群众不同意改的地名不要改”;其次还要经过民政部和国务院的审批,目前尚处于争取民意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鄂商”已改“楚商”

“鄂商”改“楚商”已经尘埃落定。本报记者获悉,“鄂商”改名肇始于湖北工商界的呼吁,主要是由湖北省企业发展促进会(下称“企促会”)和湖北省工商联(总商会)推动完成的。

湖北省企促会会长陈旭东透露,“鄂商”改名在湖北工商界已经议论多年,也存在着改为“汉商”“郢商”等多种主张。对于改名的原因,“主要是‘鄂’这个字不好,从字面上看,两个口代表着吵架,一个耳朵意味着偏听偏信,亏则是亏欠,这些都是湖北商人接受不了的,觉得别扭。”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楚文化研究所所长、湖北荆楚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刘玉堂也表示:“在古代‘鄂’通‘噩’,现代‘鄂’与‘恶’谐音,确实不太好听。”刘玉堂是最早提出将“鄂”改“楚”的学者之一。

去年6月陈旭东以企促会的名义写了“鄂商”改“楚商”的方案,去年10月企促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将“鄂商”改为“楚商”,并在本地门户网站启动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是82%的投票者支持改“楚商”。

湖北省工商联主席赵晓勇9月28日则宣布,“在今后的公务活动和go-vern-ment机关公文,以及对外交往和经贸活动中,凡涉及到湖北商人称谓的统一称为‘楚商’”,这标志“鄂商”改“楚商”得到官方认定。

目前,湖北省企促会和湖北省工商联都在推广“楚商”。企促会去年已确定“楚商”的会旗、会徽、会歌,今年确定了“楚商大楼”,《楚商》杂志也已出了三期。工商联的速度则慢了一些,10月中旬在重庆参加了“2011楚商合作发展论坛”的一位人士透露,“由于这个论坛是重庆湖北商会承办的,组织方提出用红色九头鸟作为徽标,但这本来是重庆湖北商会的标志,因此关于会徽还没形成统一意见”,楚商基金的运作也在讨论中。

上述参会的湖北工商界人士表示,过去有“晋商”“徽商”,现在也有“浙商”,“鄂商”实在太难听了,“楚商”更上口一些,有利于湖北商帮叫响品牌。

车辆换牌成本逾10亿元

“鄂商”改为“楚商”主要涉及约定俗成的称谓的改变,只需要多数民众接受新称谓即可,并不涉及审批方面的难题;“鄂”改“楚”就没那么简单了。

本报记者获悉,湖北简称由“鄂”改“楚”的提议已经存在将近10年之久——早在2002年,楚文化研究领域的学者刘玉堂就向湖北省委省go-vern-ment递交过改“楚”的书面建议。

“鄂”改“楚”有市场,是因为湖北希望通过挖掘文化塑造品牌,推动招商引资以及旅游开发等。不过从由“鄂”改“楚”的建议开始,“无论历史文化界还是民间,一直争议不断。”刘玉堂表示,“除学术上的争议之外,还有经济等方面的各种原因。”

学术上,反对意见认为,古代楚国不仅包括湖北、湖南,全盛时期甚至包括河南、江西、安徽、浙江、江苏等省的部分地区,湖北不能代表“楚”。但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陈昆满认为,“古代楚国起源于湖北,兴起于湖北,虽然鼎盛时期版图包括黄河以南大片地区,但都城一直在湖北。”

此外,还有一种意见认为湖北改“楚”是“瞎折腾”“劳民伤财”,因为湖北改了简称以后,涉及到“鄂”字号车牌的更换问题,以及教科书上与“鄂”相关的称谓的改动问题等。还有人参照湖北襄樊改为襄阳以后,修改各类地图、公章、证件、招牌等产生了大约1亿元的行政成本,推算湖北简称改“楚”需要的成本可能是襄樊改名的几十倍。对此,刘玉堂表示,还没有人去测算改“楚”的成本,但改名与改简称是不同的,公章、证件上不带简称,最大的成本可能来自于更换“鄂”字头车牌的成本。有人在网上算了一笔账,湖北已上牌车辆将近1000万辆,假设换一个车牌要花费100元,费用就将近10亿元。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初荆楚文化研究会还向湖北省委省go-vern-ment递交了文字材料,但截至目前湖北省委省go-vern-ment还没有正式表态。

上述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即使湖北下决心改“楚”也有很多步骤要走,首先湖北省委省go-vern-ment要形成统一意见,还要形成包含民意调查结果在内的申请材料;然后需要过民政部这一关,民政部将审查这些材料,还将组织湖北代表在场“答辩”的专家论证会;论证会得到肯定的结论之后还要通过国务院的审批。

陈旭东表示,他正在与湖北籍全国两会委员代表商议,准备将相关提案或议案带到明年全国两会,为湖北改“楚”提供舆论环境。

“鄂”改“楚”最大的成本可能来自于更换“鄂”字头车牌的成本。湖北已上牌车辆将近1000万辆,假设换一个车牌要花费100元,费用就将近10亿元。

  • 站外分享
暂无回帖!
回复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点击这里登录
如果您没有帐号请点击这里注册

城达版友热烈讨论

  • 暂无热帖!